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皮雷斯乡村记忆:风雨沧桑的三洄河-乡土鲁北 In 全部文章 @2016年02月06日

乡村记忆:风雨沧桑的三洄河-乡土鲁北

题记——
在家乡鲁西北广袤的大地上,有星罗棋布数不清的自然村庄,名字大多也光怪陆离、形形色色。其中之一,有关它的那些无数动人的故事和传说,多少年来一直成为乡民们饭后茶余永不枯竭的谈资而津津乐道,它就是德州市陵城区滋镇的三洄河村。
庆幸自己眼下正着手《乡村记忆》的整理工作,天赐良机能够管窥一下它的前世今生……
01
“商河”、“三溃河”、“三洄河”
数百年来,在家乡这片热土上无数先民在建园落居艰难创业的过程中,村庄的名称往往与河水息息相关。三洄河村,虽然始建于明朝永乐年间,但和西汉末年一条古老的河流“商河”,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据考,西汉末年(约公元前17年前后),朝廷为治理河患,派时任河堤都尉的许商,在古黄河(时称:德水)下游的漯川和笃马河之间开挖了一条新河,并依其名字定名为“商河”。
此河流经安德古县城(今陵城东南10公里马腰务村附近)南,在今李洪家村入今陵城境,往北经今郑寨、三肖家、尚庵、刘鸭子庄、三洄河、四王寨、崔马赵东折,于今李家寺出境入乐陵境。至唐代中期,商河年久失修,河道淤积严重,一旦河水肆溢,则多处溃口。
据史书记载,公元684年夏,滔滔洪水顺商河流至今三洄河和刘鸭子庄之间时,在位于今三洄河西南方向的北岸,首先溢水冲开一大溃口(俗称:劐口子)。因溃口往北有一东西走向中间高、四周低约三华里长的“龟形地”,洪水至此受阻,便顺势沿东、西两方向汹涌流淌。
其一东流500米北折流至200米,再东折输入“莲花湖”(今村的东大洼前身);其二从溃口处往西又冲开一溃口(劐口子)顺“龟形地”西头洼势地带北流至一自然水塘后又东折直流注入“莲花湖”。
如此,商河在今三洄河村附近共形成三个大溃口,随即亦形成东西向(主河道)、东北向、西北折东向三条河道,因其源头为三个溃口,因此取名“三溃河”。后来又因三河汇水莲花湖,先民们遂更名“三汇河”。久之,叫成“三迴河”,抗战初期将“迴”字写成“洄”,成为“三洄河”至今。
民间土语将“三溃口”称“三劐口子”,慢慢又叫成“三活”;至今周边十里八乡仍习惯称“三洄河”为“三活家”。
02
千里跋涉建家园
公元1399年至1402年,明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叔侄争斗你死我活。今德州一带成为主战场,几年下来,导致地方真空,使之成为“春燕归来无栖处,赤地千里少人烟”的凄凉之地。
于是,朱棣夺取政权后,推行大移民政策。
约1403年前后,在山西洪洞大槐树汇集的移民队伍中分流出有丁、刘二姓千里迢迢来至陵县以东40华里处的商河三溃口附近歇脚,忽然发现此地两河环抱高岗,环境优美、土地肥沃。于是,丁、刘二家决定在高岗地上安营扎寨、建园落居,并取村名“三溃河”。
明永乐后期(约1420年),又有许姓一家从山东省即墨县迁此定居,后来并娶了刘家姑娘为儿媳。
明宣德年间(约1430年)魏姓先祖魏吉进也率家人自山东寿光迁此定居。在日后漫漫岁月中又相继从附近各地迁来盛、王、蔺、朱、葛、杨等姓。
由于种种原因,最早的丁、刘二姓及后来的杨姓断了人脉,现已无后人。
目前,三洄河村有魏、许、盛、王、蔺、朱、葛,共七姓,1200人,其中,魏姓占80%,许姓占10%,盛姓占8%,其它各姓人口占2%,皆为汉族。
03
“莲花湖”与“钓鱼台”
今三洄河村东有大片洼地,俗称:东大洼。
相传汉代时,称“莲花湖”。当时水面千亩,最深处足有丈余,湖中长年生长着莲藕及各种鱼类,既能为百姓提供生活给养,又是名人雅士休闲观光之胜地,自然也会成为兵家觊觎争夺“肥肉”。
据考,汉代大军阀曹操官渡之战胜利后,攻打时任青州刺史的袁绍大儿子袁谭,于建安九年“公入平原”屯兵兹博店(今滋镇),距莲花湖东几华里,兵马饮水均由该湖提供。
后来,三国名将关羽也率兵来此住扎在湖的西面蚂蚱菜,并常常手持大刀镇坐在莲花湖北岸的观花台上,假观荷、钓鱼、饮酒之名,来观察敌情、诱敌上钩,或消耗困退曹兵。
曹操多次派人邀请关羽来自己营帐饮叙,均遭拒绝。慑于关羽威名,他只好传令三军在兹博店(今滋镇)打井72眼,以解水困。
相传莲花湖观花台乃官家建筑,北接无边阔野,南伸湖中,并在其台上建有古亭,以备达官贵人休闲之用,后人称此观花台为:“关公钓鱼台”。
上世纪的“大跃进”时期,生产队集体修水库时,此地曾出土了许多汉砖汉瓦和破碎的瓷碗、瓷罐之类,据说是当时关羽为震慑曹操饮酒时摔碎的各种酒器。
04
“十八团”走向新生
民国初期,鲁北地区战火纷飞、兵荒马乱,各种势力犬牙交错、勾心斗角。德州市陵城区东部有两支著名的地方民团武装:“于团”和“十八团”。
于团首领于治良,于集人。早年加入过共产党,抗战开始也曾抵抗过日军,但后来脱党并蜕化变质。
尤其1937年击败神头李团,将团部迁至神头后,接受了国民党省主席沈鸿烈委任的“国民党山东省保安第九旅旅长兼陵县县长”等职,开始变得个人野心私欲膨胀,不断横行一方,肆无忌惮地鱼肉百姓,摇身为彻头彻尾的“草头王”。
“十八团”开始是1920年前后滋镇一带,由仓上村王芝玉等乡绅名流发起,在当地原“红枪会”的基础上,包括仓上、三洄河、高家、赵屯、刘鸭子庄、罗院、鸦虎寨……等18个村庄组成具有联防自卫性质的民间武装组织。
他们恪守“保家防匪”宗旨,既不侵犯别人,也绝不容他人侵犯。素躬耕田亩,倘遇匪患则击鼓鸣锣为号,“皆持械勇往而歼之”。
1938年7月上旬,遵照党中央、毛主席关于“派兵到山东去”的重要指示,八路军115师343旅政委肖华组建“东进抗日挺进纵队”,进入山东开辟鲁北根据地。其五支队途经十八团防区,在三王寨、王世斗、郭家寨等村受到团民阻拦,经交涉在刀枪林立的夹道中通过。
八路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当时给十八团队员留下了良好印象。而八路军也了解到“十八团”与其它武装组织有着本质区别。其成员以农为本、朴实无华江山国色,尽管对革命队伍一时不理解,但在整个全民族抗战的大背景下,无疑说,十八团是非常值得联合争取的一股力量。
后来,发生在十八团的盟员村之一三洄河的一件事,给八路军最终收编十八团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和契机。
1938年年底,十八团团长郭仁山(刘鸭子庄人)和三洄河有名的大财主许有然,因手枪子弹等琐事二人发生纠纷;另外,皈一殿香火会上,许有然的孙子和十八团副团长王如玉的儿子两个年轻人争显威风而大打出手。
于是,平日骄横成性的许有然率祖孙三代七人持枪去仓上村(十八团团部驻地)挑衅,并辱骂王如玉。结果,许祖孙七人中有五人被十八团枪毙,一时,震惊整个三洄河及周边十里八乡。
后来,由于许有然与大柳店村一民团团首杨吉州是亲戚,而杨吉州又是于团团长于治良的“铁哥们儿”、“拜把子”。因此,许家通过亲戚借用于团力量来报仇雪恨,况且于治良对十八团早有觊觎侵吞之心,这正中下怀。
1939年农历正月16日,于治良派刘景州(十里河人)率一中队兵力偷袭十八团团部,杀死刘鸭子庄群众8人,但后来被十八团反包围,逼赶到一院子里,结果,除3人侥幸逃跑外,整个于团刘景州中队包括刘本人共计57人被十八团民众乱刀砍死。
于治良恼羞成怒,正月18日夜,曹晓雯亲率兵马倾巢出动血洗十八团,同时刘景州的胞兄时任于团参谋长的刘干青从县城勾来了鬼子,共同攻打十八团,炮轰十八团团部仓上村。很快,仓上村失守,十八团团长郭仁山遭俘并被绞死,同时被活埋砍头枪杀的高家、罗院等民众8人。于治良下令部下自由活动三天,烧杀掳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
值此生死关头,十八团副团长王如玉派骑兵队长孟光成火速奔驰陵县、德平、临邑交界地带,向八路军求援。
八路军“挺纵”五支队领导曾国华认为,大敌当前,于治良不以民族大义为重,反而公开投敌,残杀同胞,可恨可诛。十八团保家护境、抵御外侮,令人可敬。
于是,正月21日,八路军迅速到达十八团区域村庄投入战斗,击毙日军近20人,毙、伤、俘虏于团1300余人,活捉汉奸匪首于治良,并带到刘双槐村(今属临邑县林子),应广大民众要求,将于治良枪决。
至此,于团告终解散,少部残余投靠了德平“曹五旅”。同年7月底,八路军“挺纵”对原十八团进行收编,在刘鸭子庄召开“新十八团”成立大会,委任老部队干部梁国栋为团长,杨秀章为政委,原十八团副团长王如玉仍任副团长。下设4个中队,同时又收编了滋镇当地另一民团冯宝州(大于村人,回族)部为第5中队。后来,其1、2、3中队编为八路军“鲁北支队”,第4中队改为陵县四区(滋镇区)区队,第5中队升级为陵县县大队主力。
至此,原本“泥腿子”出身的十八团走向新生,实现了华丽转身,成为了中共领导下的革命抗日武装。(参见本号文章《“十八团”的华丽转身》)
05
“小莫斯科”的由来
新十八团刚刚完成改编后,三洄河村有魏有才、魏立顺、魏玉敬、魏兆武、许志元……等十几位青年随即参加八路军。
这一时期,有许多八路军干部战士开始深入原十八团区域各盟员村,积极发动群众,进行抗日宣传。
与此同时,许多鲁北本地的革命志士,如陵县的许振国(滋镇南许人)、曹明惠(林子曹寨人,时属陵县)、德平县的张龙(义渡张周人)、李玉池(黄集崇兴街人)、临邑的戴豪庭等人,已均在乐陵“八路军军政学校”毕业并入党,他们受中共鲁北特委指示,和早在1936年在济南入党的当地“老革命”丁学风(糜镇寺后刘人),还有由一地委派来的李晓瑞等人取得联系,开始陆续进入陵县,秘密开展党的工作。
1939年5月,只有21岁中共党员李晓瑞以打磨石匠的身份为掩护深入走进三洄河,和老少爷们拉家常,和年轻人打尜、踢格子,宣传抗日思想,发展党的组织。
对三洄河村刚刚“高小”毕业的进步青年魏立勋(后来化名王世英)经过一段时间考验认为合格后,首先介绍其入党。
以后几个月内,又相继发展了魏立全、魏乃德、魏山阁、魏立森、魏增福等人入党,同年10月,成立了三洄河村中共地下党支部,也是当时陵县最早的农村党支部。
不久,附近村的小高家、赵屯、刘鸭子、张有道等村党支部随即成立,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中共陵县四区(滋镇)区委,由李晓瑞任区委书记,戴豪庭任区长。
这时,三洄河村——已成为陵县抗日斗争的中心村、发源地。
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和上级领导的信任,1940年春,中共陵县县委和中共冀鲁边区二地委,分别在三洄河村建立“中共地下交通站”和“中共秘密联络站”。
交通站负责县区村各级党组织的书信文件传递,接待县区干部。站长魏立成,交通员是魏立银和小福子(乳名);
联络站是负责中共冀鲁边二地委和县区党组织的联系沟通,负责接待二地委干部,魏立仁担任站长。
由于中共“两站”的建立以及三洄河村良好的群众基础,1941年,中共冀鲁边区二地委机关搬至三洄河村,以行医为掩护的堡垒户魏玉坤家便成了“二地委”秘密办公地点。
二地委书记何郝炬(代号:大哥501)、组织部长李平(二哥520)、宣传部长关锋(三哥530)和八路军抗纵干部龙书金(华五)、杨忠(华七)、曾庆洪(华十)以及县区干部吴匡五、丁学风、王景芳(周劳工401)、王景华(许振国402)、王景明(403)、戴豪庭等一大批党政军抗日干部长期驻扎在三洄河村,使该村成为闻名鲁北的抗日堡垒。
当时在整个冀鲁边曾秘密流传这样的说法——
“进了四区(滋镇)等于进了安全区,进了三洄河等于进了保险院,进了魏玉坤家等于进了保险箱”。
有一位曾在苏联留过学的抗日干部叫邹玉峰,开会时常常给大家讲解苏联的革命形势,并联系本地实际打比方说:“……三洄河村就是咱们边区的小莫斯科”。
从至,三洄河的“小莫斯科”美名闻名遐迩。
后来,着眼于安全和工作的需要,领导强调不要再提这个名字,但大家心照不宣,暗中依然如此称呼。这样,冠之于三洄河村的“小莫斯科”美名一直沿称至建国前。
06
坚强堡垒“三多”村
革命战争年代,三洄河村除享有“小莫斯科”美誉外,在整个鲁北根据地还被号称“三多”村,即党员多、参加抗日队伍的人数多、模范事迹多。其“三多”,真实而形象地概况总结了三洄河的革命斗争实际。
从1939年5月三洄河第一个党员魏立勋(王世英)开始,该村党组织不断壮大,共先后秘密发展党员64人,有9个党小组;其中,有8名女党员。并且党员质量非常高,自始至终无一人叛党退党,全村民众也从未发生一次告秘事件。
这在解放区也是空前的!
同时,广大村民积极参军参战。皮雷斯
据统计,仅仅从1939年至1945年抗战胜利,三洄河村共参加八路军队伍81人。
在解放战争期间,1947年“大参军”,该村一次性入伍就高达87人,轰动了整个匡五(陵县)县,号称“三洄河全村参军一个连”,一时传为佳话。
若从1939年至建国前算起,三洄河全村共参加革命队伍有178人;另外,参加地方革命斗争的脱产干部还有20余人。
这在当时只有700多人口的村庄里,竟有200余人参加革命,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堪称鲁北之最!
除上述情况外,该村民众普遍政治觉悟高,抗战激情饱满,一个个都自觉投入到各种形式的抗日活动中。
1941年7月,村支部委员魏立全带领本村盛云信、许志仁、许信然、魏乃文几名党员,同时还有魏永杰、魏庆阁等抗日积极分子及可靠群众16人,利用夜间秘密挖掘地道,分东西两段8个出口。其中有2个在水井里,6个在堡垒户的灶台、地瓜窖口及牲口棚里。前后用了近四个月时间终于完成,该地道高1.6米,宽65公分,东西贯穿全村两口,总长730米。
当时,二军分区及县委大批枪支弹药、粮食、兵工厂器械、印刷机械等大多存放于此,前后有65名各级抗日军政干部在地道里开会、办公或休息,从未发生任何意外。
同时,三洄河民众相继产生了魏玉良领导的“抗日青年救国会”、王秀德为队长的“抗日武装队”、魏乃德负责的“抗日宣传印刷所”、以及“割电线队”、“坚壁清野队”、“破路挖沟队”,还有魏玉芬领导的“抗日妇女救国会”等数个群众性抗日组织。
连续多年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实践,让鲁北根据地的广大军民鱼水情深,结下了战斗友谊。任何情况下老百姓对一切抗日干部,都能做到敢冒个人生命危险舍死相救。
1940年秋天,冀鲁边区二地委宣传部长关锋(此时代号843),正住在三洄河村魏占奎家。
一天早晨,魏的母亲突然听见狗叫的厉害,出门一看发现鬼子进村了,她赶忙跑回家通知关锋藏起来。
正说着,一帮鬼子伪军进了院门。
魏占奎急中生智、不慌不忙对关锋说,“给你这碗渣子,以后别来了,我家也没啦!”边说边递给关锋一碗玉米渣子(做粥的原料)。并转过头对敌人说,“这是我一院中侄子,净来借,操,光借不还!”敌人瞅了瞅关锋没再多问就放了他。
1941年3月,四区区长戴豪庭和通训员小李住在三洄河村郭志兰大娘家。
一天中午,罗院据点鬼子伪军突然窜至村内,郭大娘赶忙帮戴区长从后院越墙隐藏到庄稼地里,小李还没来的及隐蔽敌人进了院儿。郭大娘随手拿起一根口袋,连喊带叫对小李说,“你这懒小子,快去把长果(花生)装起来!”日伪问:“你家有什么人?”郭大娘说:“老头子给人家扛活,家里就剩俺娘俩。”就这样,通训员小李化险为夷。
还有1942年8月,村民魏永连机智掩护区队副平福顺;同年11月,魏玉坤、魏方荣父子机智勇敢地掩护二地委书记何郝炬(大哥)、组织部长李平(二哥)安全脱险,还有当时八路军战士小陈子(即九十年代北京市市长陈希同),还有小才(后来曾任总后勤部副部长)……如此案例,很多很多。
总之,有数不清的革命志士在三洄河村民的帮助下,度过了最艰难的革命岁月。期间,该村魏玉杭(一说魏玉珩)为掩护抗日干部英勇献身,被誉为“平民英雄”,成为三洄河村家乡人民的骄傲,永垂青史,万古流芳!
07
碧血丹心话英烈
“人生自古谁无死王冠雪茄,留取丹心照汗青”。
1939年至建国十年的时间里,在三洄河村除平民英雄魏玉杭外,还有11名优秀儿女血染沙场,把年轻的生命献给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
一腔热血鲜艳了旗帜,铮铮铁骨铸就了丰碑。他们与江河同在、日月共辉,其英名及精神永垂青史、万古流芳!
魏增祥:1921年4月出生。1938年9月入伍,八路军山东纵队独立支队战士,1941年4月在济南北一次战斗中牺牲。
魏玉凯:1917年5月出生。1938年12月入伍,匡五县县大队排长。1941年4月在陵县义渡口战斗中牺牲。
葛庆元:1922年2月出生。1940年9月入伍,八路军鲁南运河支队战士。1943年9月在山东宁津战斗中牺牲。
魏立军:1925年3月出生。1941年2月入伍,八路军鲁南运河支队特务连班长。1945年4月在山东惠民战斗中牺牲。
魏天才:1927年2月出生。1943年6月入伍,匡五县县大队战士。1944年1月在山东临邑沙河崖战斗中牺牲。
魏玉元:1923年3月出生。1939年6月入伍,匡五县县大队战士。1942年在罗院鬼子据点被敌人杀害。
魏增彩:1924年6月出生。1941年4月入伍,三野班长。1948年9月,在济南战役中牺牲。
魏玉海:1928年9月出生。1944年4月入伍,二十五军政治部干事。1949年4月在山东临邑牺牲。
魏修阁:1918年代出生。1945年1月入伍王爷的罪妃,四野战士。1948年3月在攻克四平战斗中牺牲。
魏泉锋:1929年10月出生。1946年6月入伍,二十八军八十三师战士。1949年5月在上海战役中牺牲。
魏玉刚:1920年2月出生。1947年4月入伍,四野副排长。1949年1月在平津战役中牺牲。
08
“民工支前”和“干部南下”
当年陈毅元帅曾有句名言——“淮海战役的胜利,是山东人民的独轮车推出来的”。
的确,三年艰苦卓绝的解放战争,在山东有数以万计的支前民工,冒着枪林弹雨,出生入死、历尽艰险,给予人民子弟兵最大的支持。
这一时期唐努乌梁海,新老解放区的中心工作就是支援前线。
1946年6月解放德州的战斗中,匡五县(陵县)六区(滋镇区)三洄河村由魏方亭(化名许文轩)带队,20多名支前民工,在硝烟炮火下,担负着救护伤员、运送弹药粮草任务,连续奋战五天,受到上级表彰。尤其魏方亭本人战场上利用自己家传医术,大显身手、从速高效地救治伤员,受到参战部队领导高度赞扬,然后长期随军征战、日渐成为军医。
1947年春,由该村40人组成的支前小队,一直跟随华东野战军转战胶济铁路沿线,行程万里倾倾百老汇,时间达一年之久。
在支援济南战役和淮海战役过程中,由匡五县(陵县)和乐陵县联合组成的担架团,时称“渤海分区第一担架团”,后来被华东支前司令部授予“模范担架团”。
其中,由三洄河村民魏方亭、魏乃德分别担任连长和指导员的“匡五县支前民工营三连”,战场上表现积极、事迹突出,荣获“济南战役支前民工模范连”称号。
同样,1948年11月淮海战役中,该村魏玉昌、魏占山等12人组成的6副担架队,随我参战部队从围歼黄伯韬开始直到歼灭黄维、邱清泉、孙元良三个兵团,40多天的时间内,他们吃苦耐劳,不怕牺牲,每天从战场抢救下数十名伤员。后来其多数都立功受奖,甚至有的还立了特等功。
历史不会忘记,这些广大支前民工虽然都是平凡百姓,但把自己的一切无私献身于伟大的革命战争山外山菜馆,其行为感动齐鲁,感动中国,推动了时代前进!
至解放战争后期,随着北方大部分地区都已解放,人民解放军主力渡过长江、挥师南下,并迅速占领了南方各省,但严重缺乏党政干部。
1949年2月起,根据党中央指示,决定从北方老解放区抽调部分优秀地方干部,充实到南方到新解放区,巩固胜利果实,建立当地县区人民政权。
期间,历经血与火的洗礼、在长期的地方革命斗争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和管理经验的三洄河籍干部,共有11人马不卸鞍再次出征,一个个辞别家乡奔赴到陌生的、全新的“战场”!
他们分别是:魏立勋(化名王世英)、魏方亭(化名许文轩)、魏秀荣(女)、张庆三(魏秀荣丈夫)、魏全义、魏全阁(化名魏俊杰)、魏玉洲(化名李伯桑)、魏永华、魏乃成、魏立森(化名许挺进)、魏玉耀等。
他们随“渤海区干部南下纵队二大队五中队(匡五县)”南下,分别到达浙江省杭州市、上海市、江苏省南通市及四川省成都市。
到达新岗位后,这些人立即投入当地的革命斗争和建设中,对于新解放区政权的巩固稳定,促进部队进一步南征、延伸都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从而也形成了建国后南方各地高级干部中北方籍干部,尤其山东籍干部人员较多的历史现象。
09
数风流人物
1、平民英雄魏玉杭
魏玉杭(一说魏玉珩)火线对决,1891年生,原籍临邑县徐家店村,18岁入赘三洄河,更名魏玉杭。因岳父家境贫寒,遂于集市中以过斗“撒合子”维持生计。
1942年农历8月22日清晨,魏玉杭去神头赶集,刚出三洄河村口,碰上了来扫荡的日伪军,他回头往村内跑,敌人紧追不放,无法脱身时他用秤砣反击敌人,终因身单力孤被捕。
鬼子伪军把全村人集中一个场院里,逼魏玉杭指认谁是八路军、共产党,谁是抗属。当时有抗日干部魏俊杰还有5名八路军战士及多名抗战家属都在人群里。魏玉杭暗下决心:宁可牺牲自己,也绝不让敌人阴谋得逞。
他坚定地说,没有!敌人把他绑在梯子上灌石灰水,灌进去再用扛子压出来,如此反复、百般折磨,但魏玉杭宁死不屈,始终一句话:“没有,不知道!”
最后,日本鬼子把他推倒了一个猪圈里,残忍地用砖头活活砸死,险蔽在人群中的党员、干部、八路军、抗属均安全脱险。
魏玉杭被誉为“平民英雄”,其事迹将名垂青史、世代传颂!(参见本号文章《平民英雄魏玉珩》)
2、全国劳模魏永征
魏永征镜仙缘,三洄河村老贫农、老党员,解放战争中积极支前,1950年抗美援朝开始后,他不但积极捐献,还主动帮助一户军属代耕代种,被评为优属模范。
1951年国庆节,他应中央人民政府邀请参加全国群英会观光团,受到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朱德总司令及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留念。国庆文艺晚会上他与中央首长前后排就座。
演出前,毛主席回过头来握住他的手说:“你是什么模范?”他回答:“我是优属模范。”毛主席又说:“不能光当优属模范,还要把社办好!”
国庆典礼后,魏永征参加了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回乡后带头办起了滋镇区第一个农业生产合作社。农业合作化时期,在魏永征带动下,三洄河村成为全区乃至全县整体入社的先进村。
3、建国后在外工作的三洄河籍老干部
魏立勋(化名王世英):1924年10月出生,1939年9月入党(不满16岁),同年10月任三洄河村党支部书记,1940年任三洄河乡中心党支部书记。1942年3月至1948年8月先后任匡五县二区(神头)、三区(凤凰)、六区(宿安)区委书记兼区队政委、匡五县(陵县)、济阳县委宣传部长;1949年随军南下,先后担任中共浙江省新昌县委副书记、县长,绍兴地区行署办公室主任,浙江工业干部学校、南京电力专科学校、成都无线电机械学院校长党委书记绝品痞少。1980年任杭州电子工业学院党委书记,1985年离休,正厅级,享受副省级待遇。2012年于杭州病故,享年88岁。
魏方亭(化名许文轩):1921年1月出生,幼读私塾,曾务农习医。1940年6月入党,1941年任村党支部委员,1942年6月任四区(滋镇)区委宣传委员肯波琳,至1949年3月,先后担任过县委组织部干事,二区(神头)区委副书记、书记、支前中队指导员、南下县级班子宣传部长,1949年3月至1982年4月,先后担任浙江省诸暨县区委书记、县委宣传部长,上海光中棉织厂党委书记,嘉定县委机关党委书记,嘉定县委组织部副部长、统战部长、政协副主席等职。1982年4月离休,享受厅级待遇。2006年9月在上海嘉定病故,享年85岁。
魏玉洲(化名李伯桑):1940年在本村三洄河参加抗日组织,1942年任四区(滋镇)敌工部干事,1944年任区长。1949年南下,建国后在四川省成都市任职,文革前任成都市林业局局长(厅级),文革中受迫害含冤去世,后平反。
魏秀荣(女):1942年在本村三洄河参加抗日组织,1944年任区妇救会主任,1949年南下,建国后在浙江省杭州市任职,离休前任杭州市气象局局长(厅级)。
魏全义:1941年在本村三洄河参加抗日组织,先后任区干事、副区长、区长。1949年南下,建国后在四川成都任职,离休前任四川省劳动厅副厅长。
魏全阁(化名魏俊杰):1940年入伍,先后任渤海军区二分区班长、排长、连长、后勤干部,1949年南下,建国后在四川成都任职,离休前任四川省干部疗养院院长(厅级)。
魏永华:1941年在本村三洄河参加抗日组织,1943年任区干事、副区长,1949年南下,建国后在江苏省南通市任职,文革期间病逝。
魏玉耀:1947年入伍,参加过济南、淮海、渡江、上海等著名战役。建国后任国营上海某厂保卫处处长。
魏立森(化名许挺进):1940年在本村三洄河参加抗日组织,1943年任区干事、区长等职三字熟语,1949年南下,建国后先后在河南省郑州市、陕西省西安市任职。
魏乃秀:1942年在本村三洄河参加抗日组织,1944年在区委工作。1949年南下,建国后在河南省郑州铁路局任职。
魏乃成:1946年入伍,1949年南下,一直在部队任职,九十年代离休(具体信息不详)。
徐金荣:男,1927年生,1945年参加抗日组织,在八路军后勤医院任卫生员,1949年南下,建国后在江苏省淮北市任职,离休前任淮北市防疫站副站长。
魏玉良: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离休前任济南市某区区委书记(具体信息不详)。
魏乃训: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离休前任乐陵县供销社主任。
魏永田: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离休前任某银行主任(具体信息不详)。
魏有福: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离休前曾任陵县会王公社副社长。
魏大荣: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建国后至离休前在天津市任职(具体信息不详)。
魏义阁: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建国后在德州地区粮食局工作至离休(具体信息不详)。
4、目前,三洄河村担任行政县处级以上职务的人员有10人。
他们分别是:魏立生、魏增新、魏兴荣、许明然、魏占国、魏增成、魏兴华、魏立忠、魏立光、魏玉军等人。其各自工作简历如下:
魏立生:男,1950年8月出生,中共党员,1967年参加工作。先后担任陵县第一砖瓦厂政工科长,陵县工业局副局长,磷肥厂副厂长、副书记,县染织厂厂长、书记,县工业总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陵县乡镇企业局局长、党组书记,陵县民营经济委员会主任、党委书记。2002年至2007年任陵县政协副主席,2010年退休。
魏增新:男,1964年9月出生,中共党员,硕士学位。1981年参加工作,先后担任德州地委办公室机要科干事、保密委干事、秘书科干事、秘书科副科长科长,德州市委办公室副县级秘书兼督查科长,德州市委副秘书长兼政策研究室主任,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2017年2月至今任德州市政协党组成员、秘书长。
魏兴荣:女肉蒲男,1958年出生纯情犀利哥,党员,高中毕业后任村民办教师。1979年9月考入山东省人民警察学校,毕业后留校任教师(学校升级为:山东省公安专科学校)。1986年9月至1998年考入山师大干部专修科中文系学习,随后调山东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室从事立法工作。1998年1月至2014年7月,先后担任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信访局副处长、处长、副局长。2014年8月至今,担任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逼巡视员、办公厅副主任。
许明然:男,1942年2月出生,中共党员,1960年高中毕业,同年7月入伍,后考入张家口解放军外语学院学习。1962牟8月至1985年12月,在新疆乌鲁木齐某部先后担任见习员、参谋、科长、处政委、党委书记等职(正团)。1985年转业在德州师专(今德州学院)任后勤处长,2002年退休。
魏占国:男,1953年出生,中共党员,1972年高中毕业,同年11月入伍在武汉某部历任战士、班长、代理排长。1979年5月转业任乐陵市杨安镇供销社文书、股长、副主任、主任,后任乐陵市供销贸易公司经理、果品公司经理,2000年6月任德州市盐业公司副经理,市盐务局副局长,2010年7月任德州市盐业公司、盐务局调研员。2015年7月退休。
魏增成:男,1954年2月出生,中共党员,大学学历。1971年高中毕业后,住胜利油田会战指挥部水电厂工人、人事处科员,1985年9月入华东石油学院(今石油大学)学习,1987年10月起,先后担任胜利石油管理局劳资处科员、油地工作处副科长科长、副处长处长、处级调研员。2014年2月退休。
魏兴华:男,1960年5月出生,中共党员,硕士学位,1976年11月入伍,先后任海军旅顺基地战士、政治部秘书处干事、海军快艇六支队组织干事,1987年10月转业至建行陵县支行,曾任科长、副行长、行长,1996年12月调任建行德州支行行长、德州地区分行副行长。2003年至今,曾任建行济南市中支行行长、山东省分行济南经管部总经理、山东省分行基建办公室主任。
魏立忠:男,1977年12月出生,中共党员,硕士学位,1998年7月至2002年7月,就读于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本科),2002年7月至2005年7月,就读于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硕士),2005年7月至2011年10月,任国家旅游局规划财务司规划与资源处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2011年10月至今,任国家旅游局办公厅秘书处主任科员、国家旅游局规划财务司产业处副处长。
魏立光:男,1972年8月出生,中共党员,大学学历,1990年3月入伍,先后任西藏军区战士、日喀则兵站排长、江孜兵站副站长、司机训练大队警勤队队长,军区政治部保卫处连职、副营职干事,军区看守所教导员、通信团副政委。2012年3月至今,转业至济南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任处长。
魏玉军:男,1955年12月出生,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1973年12月至1985年7月,先后担任江苏省南通市郊区红卫公社教师、团委书记,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党支部副书记。1985年7月至1998年3月,先后任南通市政府办公室科员、副科正科级秘书、城建科科长,南通市狼山旅游度假区党工委委员、纪工委书记,2001年6月至2015年12月,先后担任南通市海洋渔业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市城管执法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2016年退休。
……
后记——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有关三洄河村的那些年、那些事,离我们渐行渐远,但一段段尘封的历史永远不会忘记。后人们始终牢记使命,不忘初心,继承先辈遗志,不断开拓创新。
如今,在无数先辈为之奋斗的这片热土上,数十个现代化富硒有机蔬果大棚现在正硕果累累、瓜果飘香;还有宽阔的大街上漂亮的墙体标语;古朴典雅带有民国风情的“农家乐”;还有正在筹建中“三洄河红色文化纪念馆”等,“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红色洄河,逐梦田园”这一系列现代化元素足以证明——
“红乡”三洄河已穿过历史的风云迷雾,伴随着时代前进的脉搏,在今天“乡村振兴”的征程上正一步步走向新的春天!
向所有奉献过和正奉献的人民致敬!
祝三洄河的明天更美好!
注:魏立金、魏兴江二位为本文提供了若干重要素材,对本文有重要贡献,特此鸣谢;史料及人物如有遗漏,敬请谅解。
- 推荐阅读 -
(点击以下图片,阅读推荐热文)

朋友您好!
点击文章标题下方的蓝字“乡土鲁北”
即可关注本公众号
每周给心灵放个假
浏览 : 210
上一篇: 下一篇: